260|饮食男女(18)三合一(1/2)_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_都市全能魔尊

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饮食男女(18)

  尹宝山不知道这个买羊的人到底是谁, 他这会子站在羊圈边上一一指给对方看:“您看见那只黑的没?这羊圈里,除了那只黑山羊, 别的您只管挑……”

  林忍让笑了一下, “老哥哥,在咱们本地买羊肉, 当然是山羊肉最好, 肉细嫩。http://而这黑山羊, 现在都不好找, 不见羊, 谁看见肉也不知道原来的羊是黑毛还是白毛。但我知道, 这黑山羊好, 黑山羊现在火着呢, 说是肉里的脂肪比牛肉含量还低。我看山羊也留□□个月大小的样子,是今年的羊。如今秋末……这养若是当年的羊,又属秋末的羊吃着最好……若是这么小的黑山羊要是母的, 那就最好了。这个季节吃最是滋补……找都找不到的好东西……老哥, 出价吧。怕我买不起呀!”

  尹宝山哈哈一笑,“还真遇上行家了。可咱这羊当真不卖!老哥哥,不瞒您说, 我这是给大儿子的对象准备的。就是没有你来的这一茬事, 我也打算叫杀羊的过来,把养宰了,给我家大儿子送去。他谈的那个对象,人家姑娘是真好。家是城里的, 也没嫌弃咱家啥。你说说,咱家有啥是人家没有的?想对人家好,你都不知道咋做?我羊本不是家里养的,是最近,我把我们家这一片的村村镇镇的都找了一遍,合适的就这一个。花了两倍的价格买回来的。您看那其他半大不大的羊,你要买我都卖的。这羊我是把这一圈处理完,就不养了。养这些东西,弄的家里埋汰。在哪不是挣钱,挣啥钱不是挣钱……您要是不来,我该杀的杀,杀不了的也得兑给别人家,就是价钱低点的事。”

  “那你可得赔。”林忍让朝羊群看了一眼,“那俩是母羊吧,都揣着崽呢。明年这羊群就得多五六只羊,真就不养了?舍得呀?”

  “有啥舍不得?”尹宝山说起这个,狠狠的抽了一口烟,如果不是夹着烟的手有些颤抖,林忍让还真就信了这个话。就听他道,“……人家城里人,我总不能叫我儿子上人家提亲的时候,跟人家姑娘的爹妈说,我父母在家喂羊呢……那成啥了……放羊干啥的,到底是不体面。谁家爹妈一听把闺女嫁给放羊娃这心里能放心呀?不养也好,弄几亩果树……散养点鸡鸭鹅,挣的够我们两口子零花就行。”

  “孩子出息了,跟着孩子享享福,多好。”林忍让就道,“城里的房子一住,小麻将一打……”

  话没说完,尹宝山和牛爱群就哈哈笑,连忙摆手,“我的老哥哥哩!要是这么着当老人,那不得跟儿孙离了心呀!”

  牛爱群点头,“能动弹,自己的事就别麻烦孩子。能挣几个是几个,孩子挣的多,事也多了。将来得养孩子,现在别说城里的孩子了,就是农村的孩子,哪个孩子的花销小了?谁家的孩子不是宝贝?能不麻烦孩子就别麻烦孩子,等老了不能动了,那是不麻烦不行。能动的时候,就少装功臣,能干的你就是得干。将来孩子们结婚了,不管是儿子还是闺女,叫看孩子,那都得看了。孩子大了,能撒手了,还是回来种地踏实。要是不叫看孙子,也别生气,咱们养孩子是老习惯,现在人家年轻人都是跟着科学走,那就叫人家自己养去。隔三差五的,去看看孙子孙女,稀罕稀罕就完了。闺女叫婆婆看孩子,不能见怪。那儿媳妇叫娘家妈看孩子,咱也见怪不着,怎么都好。有钱了,给孙子买件衣裳没块糖,那都是心意。没钱了,就去瞅瞅……可别说谁养的跟谁亲,只要你心里对孩子亲,那谁是没长心的?”

  “对!”尹宝山就把干草往羊圈里放,“至于住城里,没事住城里干啥?县城的房子我们也不常住。真把儿女的大事办完了,等冬天农闲的时候,在县城住上两月,有暖气,暖和暖和算了。开春就得回来。再说了,那到了城里,谁也不认识谁,憋闷。不像咱们这里,村里都是熟人,有事没事的,在院子里喊两声,到处都是唠嗑的人。”

  林忍让心里点头,那边尹宝山却问,“有看上的没?有看上的,给您杀了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…………”这么实诚的人,林忍让都不知道该是说啥了,他也大气一回,“黑山羊我也不要了。”反正最后还得进我的嘴里,“怀崽子的你留着,想卖你立马就能卖出去。剩下的……我都要了,杀吧……”

  要这么多?

  林忍让朝外指了指,“你那车装不下吧?”

  能!

  “镇上没运货的车,我雇一个……”

  于是,两人一块上镇子上,林忍让取钱,尹宝山帮着找车,再找杀羊的。

  杀羊的一问价钱,“给的价不低。”

  尹宝山笑,“没还价。完了咱把下水处理干净……”

  感觉一斤生生多卖出七八毛钱。

  他这会子还叮嘱杀羊的,“黑山羊单独杀……内脏都别弄混了……”

  那边牛爱群叫了好几个关系好的女人,一是接羊血,二是帮着细细内脏。

  女人多了话多,跟林忍让搭话呢,问他是长期收啊,还是只这一回,还要不要,哪里哪里还有货。那本村养羊的也找来了,毕竟愿意出高价还不挑羊的傻子买主不多。

  林忍让摆摆手,“我是买了送人的。朋友多,赚出来就顺便看看有啥买的没有。羊就这么着了,山上的野兔子多,那玩意你们只要逮住的,我都要。完了我给尹老哥这里放点钱,有货就送过来。或是我来取,或是我叫朋友取,都成啊!”

  这个也行。兔子繁殖快,有些人一年冬天光是逮兔子收入成万元呢。

  过来想卖羊的都笑,“咱们的羊也好……”

  “那得等到年前,要是年前我想要,我再来。过年包饺子,羊肉馅的也不错。”林忍让跟他们胡侃,别看这你一句,我一句的,人际交往,乡性品行,就在这一来一去之间。

  正说着呢,就听见那边的女人谁问了一句:“大振的对象是个在哪个医院?我怎么听是省一医院!那正好,我还说过段时间……带我妈去检查检查,她最近老嚷着胃疼,买了胃药吃了也疼……”

  牛爱群接了一句:“哟!那可了不得,可不敢耽搁。现在这县医院跟城里的医院,检查的那些机器都是一样的……诊断都是一样……我听大振说,到了省城,小手术人家就叫你回县城,说是技术也都很好……主要是合疗报的多……我跟你说,先去检查去,别耽搁。去省城你得腾时间,去县城抬脚就到了……先看看结果,没有啥大事,就都好。要是有大事了,我叫大振帮着问问,看哪个医院看的好……省城的医院也分,说是看骨科到哪……看肿瘤到哪……反正都不太一样……”

  “对!”边上就有那种万事通型的人,“哪家医院也不是啥啥都好的,得看你看啥病。你到那好医院看那种没有专家的科室,那说不定还不如小县城呢……”

  “对!”牛爱群点头,“就是这话,你放心,我今晚就给大振打电话,看这看肠胃哪个医院最好……”特热心的样子。

  但林忍让听出来了,这其实就是拦着不让叫桐桐去。也是!三亲六故的大病小病的都找,农村的人情又厚,亲戚套着亲戚,朋友套着朋友,哪天能没有事?真要是大病,需要过去,偶尔情人帮忙那是没法子,可别管大事小情的都去找人……人情是那么好欠的?

  大医院里的专家号问问费用去?人家每次看的都不多,预留出来的都是人情号。

  桐桐以前是小医生的时候,他还叫朋友去医院只管找自家闺女,可人家知道,自家闺女刚毕业,遇到真病了,指望小医生,人家脑子又没病。所以,别看自己在外面吹牛,说自家闺女在医院,但真给她添麻烦的却不多。跟老钱那是关系好的不得了,这种就属于大事小情,有能力你就得管的。老钱不也信任桐桐吗?换个人,人家听了,也未必就信呀。

  别这边没给惹麻烦,再弄一婆家。牵扯这身后的亲戚就算了,再牵扯上这一村的,这一村的再牵扯他们的亲戚……不够麻烦的!

  可这边知道轻重,不给桐桐兜揽麻烦,林忍让心里又稍稍平衡了一些。

  这不管跟谁家结亲,都没有十全十美的。这家就属于是硬件不行,但软件配套相当可以的类型。

  看了爹妈就行,至于兄弟姐妹,那就属于可管可不管的。处的好了,相互帮衬。处的不好了,谁也不搭理谁的都有。但爹妈要是懂道理,这些事都不是事。

  他是瞧不上这家的硬件,但也知道,软件这样的条件,是属于可遇不可求的。硬件能通过努力改变,可家庭成员的软件配置,不是你努力就能改变得了的。

  因此……天平稍微倾斜了那么一点。

  尹宝山觉得人家掏个价钱高,那真是在服务上做的细致的很。买了一摞子新盆子,一只羊,给配备一盆羊血。然后羊杀了之后,洗涮的超级干净。内脏没给糟践了就罢了,羊头羊蹄子都给处理的很完整。收拾完装车,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赶在凌晨一点看能不能给送到家。

  尹宝山要跟着去的,这只宰了的小黑羊他单独放着,要给儿子送去。再搭着雇来的车回来的。因此,还没出发先给儿子打电话,“……你说你在医院附近住?那好……司机认识医院,你就在医院门口等着,我快到了给你打电话……得在两三点吧……对!得先给人家老板的给送到地方呀……”

  林忍让呢,买了这么多羊,但都没小黑羊好。但小黑羊肯定大部分还得送到自家,那其余这些羊,就很不必往回带了。朋友有饭馆,夜里经营到两三点是常事。等会子直接送饭馆去。再通知大家明儿过去领肉就行。

  反正不能叫家里知道自己出来买羊了。

  桐桐本来今儿晚上没打算回家的,结果这么晚了四爷接到电话说是尹宝山要来,那桐桐就没法呆了。大半夜的,总得留人家在家里住一晚,明儿顺便见见尹丽,这才好回去。这边的书房和客厅,要是自己不在,是可以住人的。

  她得回家,回去前把吃的预备下了。面条煮好过水然后伴上油放着,另外的汤汁调好放在锅里,人来了打开火烧开浇在面上就能吃。滚水遇冷面,温热的刚刚好。

  然后四爷不得不早早睡,然后顶好闹钟,两点半起床,收拾好准备出去的时候,电话又想了:“我们马上到这个医院家属院门口了,再绕过去就是医院门口……”

  “就家属院门口停车。”四爷赶紧拿钥匙往下走,“我就在家属院里,你在门口等着,我这就来。”

  到门口的时候,看见闪着车灯的小型冷冻车。司机正往下搬东西呢,尹宝山穿着大棉袄在下面接,路灯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……

  四爷跑过去顺手接了,“放着我回去拿多好,开车又不费劲。”

  “羊卖了,得给人送来,我就顺手给你捎带来。赶紧回去吧,我这就走了!赶天亮就到家了。”

  都这点了走什么呀?

  四爷招呼师父,“要是活不赶,就跟我回家吃点,哪怕打个盹,明儿一早再走。一晚上不睡觉,开车也不安全呀。”

  司机倒是无所谓,大不了出了城去哪个服务站停下来睡两小时,但这不是有尹宝山吗?一个镇子上的人,都属于半拉子熟人,人家要走要留,他都不好说啥。

  尹宝山主要是怕不方便,“……大半夜的……”桐桐要是在,多尴尬。

  “就我一个人,桐桐昨晚就回家去住了。走的时候饭都做好了,咱回家先吃饭去!”

  死活将人给拽回去了。

  “这就是买的房子?”挺好的呀。

  “买的房子不在这一片,还没装修。”四爷请两人吃饭,说点闲话。有外人在,尹宝山也没多问,倒是说了一些今儿卖羊的事。

  去乡下买羊宰杀再弄城里,这一圈其实比在批发市场买的还贵了。又不是挑拣了特别好的羊?

  四爷微微皱眉,可听尹宝山说了一圈,也没听出异样。可就是觉得哪里别扭?

  他就问司机:“你们送货的饭馆在哪?”

  尹宝山对城里是一点也不了解,问也是白问。但司机不一样,他是常来常往的送货。因此,给的地址很详细。

  这地址……四爷还是比较熟的。就是桥头村附近,那里有一家馆子主营当地特色,非常火爆。

  巧合?

  哪那么多巧合呢?

  明儿他得给苏南打个电话,问问他跟林忍让有没有给他打电话问过他什么。

  结果第二天一早把尹宝山送走,四爷就给苏南打电话,电话没打通。

  办案子没回来?

  他回去先处理带来的羊了,怎么大卸八块塞进冰箱呢?

  林雨桐是一起来,就闻见客厅里有淡淡的羊膻味,然后视线就落在林忍让随意仍在沙发扶手上的外套上了。

  林忍让也才起来,看见老二对着衣服不停的嗅一嗅,他就皱眉:“干嘛呀?狗鼻子?”

  林雨桐看他:“您昨儿干啥去了?回来几点了?您这不是撵兔子去了,您这是杀羊去了吧。”

  死丫头,就你的鼻子灵是吧。

  “我杀什么羊啊我杀羊。”林忍让没好气,“昨晚吃的烤羊腿……”

  昨晚是在尹家吃的饭,农家的待客饭。各种腊肉熏肉,吃的渴死我了。回来的晚,睡着还醒了两回起来喝水了。今儿一早就被叫去分羊肉。神烦!

  林雨桐没怀疑,“你们自己烤的……”生羊肉自己烤,跟吃火锅似的,吃完就一身味儿。

  林忍让含糊的应了一声,“你今儿不忙呀?在这里跟我闲磕牙……”

  林雨桐正要说话呢,电话响了,是姜敏打来了,她还没说话呢,就听姜敏对着电话喊:“上次在楼下见到的你那个朋友……做警察的那个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全能魔尊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