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 天罗地网案(2/2)_贵女楹门_都市全能魔尊

贵女楹门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何进本就是个世家子弟,当初说是受罚才丢到东书院也不过是命他反省反省,这面壁过了自然还是要官复原职的。

  陆以蘅脑中顿有什么微光闪过,恍然有悟,她不吭声扭过头抬脚就走,宝鸳见状忙想要拦下她“陆大人,您、您可千万别去趟这混水!”她急得跳脚,陆仲嗣犯了不齿的宫规,满禁城的风言风语传的是难堪刺耳,瞧啊,败家子就是败家子,除了给祖宗丢脸、给陆家蒙羞外成不了半点气候——

  而陆以蘅呢,远在千里之外杀人剿匪几乎豁出了命去,天子没有牵连便是对陆家最大的恩惠,何必要惹得一身腥!

  “陆大人!”宝鸳没有追出去,她看到陆以蘅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就知道,那姑娘不会善罢甘休。

  都察院前庭平日素来人少,陆以蘅急步正巧不巧,就撞上了佥都御史刘畅。

  刘大人不光识得她,还记恨着自个儿在陆家姑娘跟前吃过的哑巴亏,任安宰辅大寿时可是被怼的半个字眼没撒出气来,他拂袖就挡在了陆以蘅跟前拦住了去路,站在三阶台上,居高临下的。

  “陆大人,来都察院何事?”他装腔作势、明知故问。

  陆以蘅捏拳抿唇行礼道“我想见见陆仲嗣。”

  刘畅从鼻腔里掐出一声讪笑,满是不出所料的意味“陆仲嗣如今犯事在押,任何人都不得相见。”包括,亲属在内,他摆摆手,不耐烦的打发人。

  陆以蘅牙根轻咬,知道刘畅是在故意刁难“陆仲嗣是否犯了罪未据实证、有待商榷,凭何不得探监?!”从都察院的态度来看可不像会做什么明察秋毫,这里头的一丘之貉可多着,陆以蘅自然心急如焚。

  “陆仲嗣借酒撒泼众所周知,人证物证皆在,稍加详勘便有定论,陆大人,本官劝你别浪费时间,如今凯旋而归应是功成名就时,不如好好回魏国公府享受享受这数月来应得的天伦。”刘畅微微发福的身体带着一颤一颤的讪意,难得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,可别叫那个败家子给拉下了水。

  “眉佳在‘东窗事发’时已经自尽,当夜无人目睹,何来人证一说,众人所见,不过是贪杯闹事,你的物证又在何处?眉佳遗书的真实性还未证,缘何就能用来定罪?”

  “姓陆的!”刘畅脸色一变,“怎么调查审理是都察院和大理寺的事,可没有你陆以蘅说话的地方,”这姑娘言辞狡辩、咄咄逼人,尽是质疑三司能力,怎么——堂堂都察院还不如一个丫头不成,“本官说了不能见,便是不能见,请回!”他扬袖如同掸去尘埃,下了逐客令,闻声所矗在两旁的兵卒纷纷按住腰间的长刀踏上前一步,欲抽刀将人逼退。

  “好生强词夺理!”陆以蘅眼角一凛,一把抓过身边的小兵卒,手肘“呯”的撞击在他胸膛,“咔”的一下,那原本要抽出的刀柄就被陆以蘅的掌心按回了刀鞘,兵卒被这突如其来的猛力推搡,倒退着脚跟“噗通”摔倒在地。

  刘畅见状如抓到机会把柄般须眉倒竖厉声高喝“陆以蘅,你敢在都察院动手,来人,将她拿下!”都察院是什么地方,容得了她大呼小叫舞刀弄枪?

  佥都御史这么一嚷,周遭的兵卒们互瞧一眼,虽都看出了陆以蘅并没有敌意,方才不过是将那刀柄推回了刀鞘,可他们没有反驳的资格,一咬牙抽着长刀就冲那姑娘劈来。

  刀风啸过脸庞耳鬓,陆以蘅反手按住身侧人的臂弯,借力横刀,“铛”的就挡住了右侧砍来的劲风,松手那瞬旋身轻跃,擦着他们的脊背稳稳落地,俯身便扫腿踢向那人膝盖,小兵卒哀嚎一声,手中长刀不知何时已被陆以蘅夺去,她转刀左右速度极快如同虚影轻晃,刀柄已砸在另一人虎口,酸麻顿涌。

  她似在防守,却让那些长刀小兵都手忙脚乱难以应对。

  “住手——”不远的廊下有着急声厉喝伴随着匆匆脚步,是闻讯而来的都御史程有则,“你们这是做什么,陆以蘅你擅闯都察院,可知何罪?!”程大人那精瘦猴子脸十分不悦。

  陆以蘅一见,松开了手底下正钳制的小兵卒“程大人,下官不过也是想要句公道话罢了。”她瞅了刘畅一眼,这位佥都御史显然不会说“人话”。

  “公道?”程有则冷眼,“陆副将是觉得三司处案不公?”他看着那些灰头土脸的兵卒连滚带爬,陆以蘅风尘仆仆可想而知才刚进宫见了天子就赶来了,“刘大人不允任何人见陆仲嗣自有道理,你以为你大哥的案子单单是饮酒逼死了个小宫娥这么简单?”

章节目录

贵女楹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全能魔尊只为原作者今朝如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今朝如晤并收藏贵女楹门最新章节